Friday, December 31, 2010

中國浙江人蘇永欽:支持威權, 壓縮民主人權
道德瑕疵 違背程序正義
Who is he? 他是司法院真院長

 
維基百科:
2010年8月24日,受總統馬英九提名為司法院副院長暨大法官人選。獲提名後民間司改會的評價是「非常不適任、非常不推薦」,他雖有專業能力,但曾多次提出支持威權、壓縮民主與人權的意見,並有道德瑕疵:例如違背程序正義,護航馬英九到政大法律系任專任教授等
請蘇永欽說句話 ◎ 楊明紋
二○○四總統大選後,三月廿三日中國時報有篇政大教授蘇永欽的 「為廣場上朋友說幾句話」,文中所謂「槍擊事件這樣多的疑雲,選舉結果這麼小的勝負差距」,「專制時代,內廷奪嫡,燭影搖紅,換到民主時代就是選舉不 公」,「當民眾在選後衝到總統府前吶喊選舉不公的時候,他行使的已不只是非選舉時期的單純言論自由,而是從選舉權延伸出來的質疑選舉公平性的附屬權利」, 「當連宋表明要訴諸司法的時候,已經為所有只能發出不平之鳴的國家主人,找到真正的機會」。
相較五都選戰,也有更多疑雲的「連勝文槍擊事件」、「台中市些微的勝負差距」,綠營硬是吞下去,未走上街頭,未提選舉訴訟及訴諸司法,多麼不合蘇的口味。
如今蘇已位高權重,身居司法院副院長,言詞更具分量。選後已逾月,蘇何不再發揮精闢見解的相關論述,讓法院知所參照,於此順便解除民眾疑惑,如此連勝文血才不會白流。
(作者為金融業退休人士)

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用北市, 新北市, 中市當選無效訴訟
讓全民替連勝文驗傷
順便認識台灣無恥至極的司法

 
即使有北市, 新北市, 中市當選無效訴訟, 中國國民黨的司法系統仍會用它處理翁奇楠槍擊案的方式, 用種種手段來欺瞞人民.  但提出當選無效訴訟給人民一線能迫連勝文和台大醫院拿掉他們的假面具的希望.  But, we are running out of time:

中央選舉委員會:首頁>選舉簡介>選舉訴訟

(二)有暴力或賄選行為介入選舉之情事者,選舉委員會、檢察官或同一選舉區之候選人得以當選人為被告,自公告當選人名單之日起三十日內,向該管轄法院提起當選無效之訴 ...

The following nine minute video shows how shameless Taiwan judicial system is.

9:07

by e1968571227
連勝文接受全民驗傷.  讓中國國民黨的司法接受人類的嘲笑.

假如連勝文未受槍傷... ◎ 陸念慈
有民眾於十二月二十一日call-in大話新聞爆料,親眼目睹連勝文並未受到槍傷,還指稱聽到連勝文被送進台大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要告訴我太太,不要讓我太太擔心」!
台 北的林小姐在call-in時先問主持人知不知道槍傷應該如何包紮?還問為何不去永和耕莘醫院問清楚到底連勝文有沒有受到槍傷?林小姐指出,當天因為朋友 到台大急診打點滴,她幫忙領藥經過醫院大門,正好目睹身穿「連勝文」背心的連勝文被送進台大醫院,她看見連勝文只有右臉擦傷流了點血,左臉好好沒有受傷, 紗布在頭上包了一圈,像是抗議人士的頭巾綁法。
林小姐還提出槍擊發生第一時間的新聞,就是報導連勝文擦傷已經可以出院,來證明她的說法。她說連勝文被推出救護車的時候,有兩個警察陪同,由於人長得高大,還差點掉下來,連勝文非常清醒地用手扳著擔架上的鐵架,完全不是一個受到臉部槍傷者,應該會出現的舉動。
在 林小姐call-in的過程,回答問題完全不加思索,而且說明鉅細靡遺。不知大話有沒留下聯絡資料,相信如果她願意接受測謊應該可以通過。再從當時連戰在 知道連勝文的傷勢之後,還繼續為選舉造勢,根本不是一個兒子受到頭部槍傷的父親應該有的表現來看,連勝文是否真有槍傷令人更加懷疑。
另一方面,如果林小姐的call-in屬實,則問題非常嚴重,表示台大醫院與板檢不但都是國民黨沆瀣一氣的詐騙共犯,而且已經到了無法無天人神共憤的地步!因此如果民進黨不能用盡全力要求板檢公布連勝文槍傷X光片,台灣民主豈有未來?
(作者業商)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國際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楊劉秀華:
別人的政治獻金都沒事 阿扁的政治獻金就是貪污

 
壓傷的蘆葦不會折斷     楊劉秀華

日前在報紙上看到陳幸妤談母親的事,不知何故我一直流淚,忽然心裡覺得應該去看吳淑珍女士。到底如何去看她,跟誰商量,要誰帶我去,想來想去,後來就打電 話給高俊明牧師,一面哭一面告訴他,未料高牧師亦有同感,也哭出聲來,並且答應願意去接洽。過了不久,高牧師回電,於是,隔天我搭高鐵南下,當日下午與高 牧師夫婦會同前往探訪吳淑珍女士。

看到吳淑珍女士坐在輪椅上,皮包骨的身體,下半身痲痺,雖然吳女士沒有流眼淚,但我的心裡很痛。一個 人坐了廿五年的輪椅,如今猶如紙片般,只要風一吹就會倒下,如此重傷殘的人,如何能坐牢呢?我們同心禱告,我相信「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 不吹滅。他憑真實將公理傳開。」(以賽亞書第四十二章三節)。

法院明明知道她的病情,相關單位卻頻頻放話說要把她發監到台中,對於一個全身上下都是病,大小便無法自理的人,若發監到台中,勢必無法受到妥善的照料,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然目前國民黨執政,法院猶如國民黨設立的,實在無可奈何。

再說,別人的政治獻金都沒事,而阿扁的政治獻金就是貪污,這實在不公平,也是針對性的政治迫害。如此對待阿扁,身為台灣人的我,深深覺得是在欺侮台灣人, 我要向全世界呼喊太不公道。司法院長、法務部長、檢察官、法官等,請您們摸摸良心,想一想如果您們的親人遭到如此對待,您們的感覺如何?

看了吳淑珍女士之後,我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官員深感憤怒,以前我們怕共產黨,如今我們更怕國民黨。我相信,如果孫運璿、蔣彥士、李國鼎、俞國華、沈之岳、楊家麟等諸位先生,如果還在世的話,他們應該不會如此對待阿扁及其家人。

張戎所著的《鴻│三代國女人的故事》,其中第廿八章寫到毛澤東把民眾變成了專制的最有力武器,由於他的煽動、滋養了人性最惡劣的本質,製造了一個道德荒 野,一片仇恨的土地。使我想起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可怕,二次大戰後逃到台灣來的新台灣人應該比我們更清楚,我呼籲,馬政府應有人性、體貼別人的心。

(作者為國際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Tuesday, December 7,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