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08

「黨國」司法全方位追殺台灣精英 -
新的 228 [5]

2008-10-31: 頭家來開講─何年何日正義還 莫非還比登天難
[第2節]
video

Please help me come up with a good title and/or text to go with the video. I copy/pasted the title from http://taiwanus.net, but I am confident that we can come up with more powerful messages.

「黨國」司法全方位追殺台灣精英 -
新的 228 [4]

2008-10-31: 頭家來開講─何年何日正義還 莫非還比登天難
[第1節]
video

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黨國」司法全方位追殺台灣精英 - 新的 228 [3]

自由電子報:疑涉貪瀆案 法院裁定邱義仁羈押禁見 【06:35】

〔中央社〕特偵組偵辦前第一家庭疑洗錢案,發現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疑在九十三年間侵吞機密外交經費五十萬美元。特偵組昨天傳喚邱義仁到案,訊後以他涉嫌 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且有串證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台北地院審理後,今天凌晨裁准。

至於邱義仁涉案的相關細節,檢方表示,由於事涉「機密外交」,不便對外說明。

另外,特偵組昨天也傳喚五名證人說明,訊後均飭回,另有兩名證人因人在國外,無法應訊,檢方將待兩人回國後再行傳喚。

張銘清跌倒案 王定宇8日起訴求刑1年2個月
蘇安生踹前總統陳水扁及前駐日代表許世楷86天起訴求刑4個月

自由電子報:王定宇被求刑 綠委批雙重標準 【10/30 11:48】

〔本報訊〕檢方偵辦中國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跌倒案,今天將民進黨籍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求處1年2個月徒刑,民進黨立委聽聞後,群起聲援,其中,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質疑,檢方雙重標準。

管碧玲指出,愛國同心會成員蘇安生日前偷襲前總統陳水扁及前駐日代表許世楷2人,檢調偵察時間長達86天,且僅求刑4個月,但對照王定宇案件,偵察時間僅9天,卻求刑1年2個月。

管碧玲強調,類似的案件,蘇安生確實有打人,但王定宇是否確實是造成張銘清倒地元兇,至今情況不明,沒想到王定宇的偵察時間要比蘇安生快10倍、求刑重3倍,顯見其氣氛詭譎;管碧玲直言,總統馬英九將台灣的司法,當成大禮送予中國。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黨國」司法全方位追殺台灣精英 - 新的 228 [2]

〈快訊〉張銘清事件 王定宇求刑1年2月

更新日期:2008/10/30 10:46

涉嫌推打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的台南市議員王定宇,今天被地檢署以公然聚眾首謀,以及傷害罪嫌起訴,求刑1年2個月的徒刑;另外跳車男子林進勳以及和其他5位民眾,也分別以妨礙自由等罪嫌,求處6到8個月的刑期。

台南地檢署襄閱檢察官李靜文:「被告王定宇利用廣播電台,公然教唆民眾前往張銘清參觀的地方聚集,並帶頭以肢體推擠,用動手推倒張銘清方式而施強暴脅迫,讓張銘清因而倒地受傷。

另外林進勳等六人,也下手對張銘清施強暴脅迫,妨礙張銘清搭車離去的自由,檢察官昨日偵查終結,被告王定宇已涉刑法150條第2項,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的首謀,以及刑法第277條第1項的傷害等罪嫌;被告林進勳等六人也以涉嫌刑法第150條第2項,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下手實施強暴脅迫以及妨礙自由等罪嫌,提起公訴。」

王定宇因為涉嫌「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的首謀」,被檢方求刑1年2個月,不過消息傳回立法院民進黨立委對此感到不滿。

「黨國」司法全方位追殺台灣精英 - 新的 228

2008-10-29 頭家來開講[第1節]


video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抄家滅族

Just received this message:

This is 抄家滅族. One by one, Ma will put each and everyone who had worked for the DPP government on the guillotine. A few hours ago, it was 嘉義縣長陳明文. Now, it is 李界木. Who is next?

司法也來湊熱鬧陳雲林訪台維安很嚴峻
中國評論
但最近司法連續有兩個大動作,一是昨晚收押民進黨重量級中常委、嘉義縣長陳明文;二是偵辦扁案的特偵組訂11月6日傳訊陳水扁的子媳陳致中、黃睿靚及女兒陳幸妤。這兩件事可能會再生波瀾,馬政府務必提防其政治效應。 民進黨早年在野時常批評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質疑司法 ...

扁家洗錢案外案竹科前局長李界木收押
聯合新聞網
最高檢特偵組偵辦扁家弊案,查出竹科龍潭科學園區土地買賣涉及利益輸送,昨天搜索約談竹科管理局前局長李界木,以他收賄圖利業者嫌疑重大,當庭逮捕,聲請羈押禁見獲准,檢方將追查是否有賄款流進扁家海外密帳。 檢方接獲線報指出,辜振甫、辜濂松叔侄於六十一年成立達裕 ...
自認驕傲政績反成李界木汙點 中時電子報

司法大動作:陳明文 王定宇 陳水扁
司法拒動作:翁重鈞 李慶安 馬英九 ad infinitum

No one should ever say that Taiwan is ruled by law. It is ruled by KMT/CCP and mobs.

司法也來湊熱鬧陳雲林訪台維安很嚴峻
中國評論 - 3小時前
但最近司法連續有兩個大動作,一是昨晚收押民進黨重量級中常委、嘉義縣長陳明文;二是偵辦扁案的特偵組訂11月6日傳訊陳水扁的子媳陳致中、黃睿靚及女兒陳幸妤。這兩件事可能會再生波瀾,馬政府務必提防其政治效應。 民進黨早年在野時常批評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質疑司法 ...

王定宇遭恐嚇?國民黨團籲王向警方說明
(中央社記者周永捷台北二十八日電)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張碩文今天表示,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疑遭恐嚇向中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副會長張銘清道歉案,遲未向刑事警察局說明始末,卻在外召開記者會,有自導自演之嫌;黨團呼籲王定宇盡快向刑事警察局說明。

張碩文表示,王定宇昨天自稱遭人脅持,限制行動,但刑事警察局昨天獲知訊息後馬上連絡王定宇所稱脅持他的黃如意到刑事警察局做筆錄,但王定宇卻遲未向刑事警察局說明事件始末。

關於王定宇所稱遭黃如意脅持、限制行動部分,張碩文說,從媒體報導得知黃如意表示王定宇是他帶出道的小弟,小弟在外做錯事,大哥有責任教訓他,雙方說法各 說各話。國民黨團希望王定宇盡快到刑事警察局說明,否則黨團會要求刑事警察局回報檢察官,由檢察官要求兩人對質。

張碩文認為,王定宇遲不報案,卻在外召開記者會明事件始末,有自導自演之嫌。

國民黨籍立委吳育昇表示,若這真是暴力脅持事件,王定宇遲不報案,坐任此事拖延數天之久,王定宇做為民進黨從政黨員,表現不及格,有愧社會。他也呼籲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應立即啟動民進黨廉政委員會,調查王定宇是否有黑道背景,若王定宇真為黃如意帶出道的小弟,兩人互動密切,蔡英文應有所了斷。971028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李慶安與薛香川: 司法無恥到極點

獨孤木:不處理李慶安與薛香川,是要談什麼國恥?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看到王定宇帶人去跟張銘清嗆聲,陽萎已久的藍色媒體與部落客,就像是吃了威而剛一樣,馬上個個生龍活虎了起來。

有人開始在問絆倒張銘清的樹根還是絆馬索在哪裡?是啦,我知道地下沒樹根。也有人開始在譴責暴力,連什麼國恥都跑出來了。

真的要算國恥,李慶安跟薛香川的事情不處理,是要跟人家談什麼國恥?

辦理張銘清跌倒事件,是早上發生下午馬上偵辦,辦理葉盛茂洩密事件,是快馬加鞭迅速偵辦。

那請問一下,米國人李慶安的問題到底查得怎麼樣了?

請問一下,綠卡自動失效的薛香川秘書長,就是自己有綠卡,民調很低,還好意思說民進黨是暴力黨的行政院秘書長,他的綠卡到底自動失效了沒?

那為什麼這種無恥到極點的事情不叫國恥?

容許這種人一直存在,毫無作為還官官相護,這不叫國恥嗎?

為什麼這些部落客們,討論樹根時如此的興致勃勃,然後還可以從各個角度進行剖析,面對自動消失的綠卡跟自動放棄的美國公民權,卻視若無睹,好像大家忘了就算了?

政府一直不處理李慶安與薛香川,部落客也故意裝做沒看到,這種人是要跟人家談什麼國恥?

一個國家的平民百姓去打幾個敵對國家的官員,這有暴力,可是這又不代表官方立場,不過就是個人行為嘛。這不過就是個普通的社會案件,這有什麼好大做文章的必要性?

被打的人比較特殊,那我們也特別討論了,這跟什麼國恥有什麼關係?你會覺得酒鬼父親喝醉了把老婆打成重傷這是國恥嗎?你會覺得幾個酒醉男子為了舞小姐爭風吃醋引起鬥毆,把人打得頭破血流,這是國恥嗎?

我不覺得這叫什麼國恥,這不過就是社會衝突事件,是個暴力事件,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整個政府面對司法兩套標準,司法變成整肅異己的工具,面對執政黨政治人物刻意放水,高官位居廟堂之上,講話毫無信用,該要效忠中華民國的人,平日高喊捍衛中華民國,好像改成台灣國就要他的命一樣,暗地裡擁有綠卡,擁有美國國籍,整個政府竟然裝聾作啞。

這種統治階級,這種身為政務官,身為民意代表的無恥,才可以叫做國恥。

王定宇目前不過是個地方民意代表,他本人也是在推擠中不小心把張銘清撞倒,這算什麼暴力?

動手打人砸車的人也不是什麼政府高官還是民意代表,這要算是什麼國恥?我只覺得這不過就是找個理由來轉移馬政府無能的真相而已。

把焦點放在一個社會事件上,卻對真正無恥的立委跟行政院秘書長,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這樣的人是好意思跟人家討論什麼國恥?你要問我,我還真答不出來。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先定罪後找證據,沒有證據前就寫好判決書

金恒煒專欄/用「政治」對抗「政治」

「馬統」發動「黨國」機器追殺陳水扁一家,明顯的是政治事件,不是司法事件;司法淪為屠殺的工具而已。要質疑的是,「馬統」已磨刀霍霍,綠營內部卻陷入「挺扁」與「反扁」之爭,與其說「馬笨」不如說「台灣人笨」。

「黨國」一刀刀的「切割」陳水扁,綠營中有人在旁邊指指點點:這一刀違反司法的程序正義,我反對;那一刀可能真的是「依法處理」,我不能反對,我╱我們要相信司法!天呀,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被宰被殺的魚肉還在斤斤計較哪一刀合法哪一刀不合法!

說得再白一點,「黨國」上從「馬統」下到打著「言論」旗幟的所謂「媒體」合力炮製「冤獄」;一方面極盡抹黑之能事,一方面製造白色恐怖氣氛,完全違反正義原則,而且毫不避諱的公然行之,欺台灣無人。

檢調破壞「偵查不公開」的天條,媒體與檢調一唱一和辦案;法官(審理葉盛茂案)破壞「不告不理」的律法,不僅不守「One case at a time」的先進審判方式,甚至法官自兼檢察官,把證人打成被告,還審問不在卷內的「另案」;更扯的是特偵組像回到戒嚴的警總時代,濫刑使出精神與肉體的雙層凌虐,達到「羈押成供」的目的,把力麒集團的郭銓慶,打入黑牢然後「收押↓偵訊↓回押↓偵訊……」,逼到「成招」,立刻釋放;如此的破壞司法權,台灣法治蕩然無存。

至於濫刑逮捕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只為了「咬扁」而已。現在又大動干戈,搜索中信金、開發金、元大金,目的依然在「咬扁」成罪。問題是,現任的金管會主委陳樹早進行調查,結果也已出爐,陳樹公開表示:「二次金改爭議個案,經初步了解,在行政程序部分沒有重大瑕疵」,那麼檢調上天入地大規模的動作,一句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黨國」政治力赤裸裸進行抄家滅族,對付一介平民的前總統,不只是斬斷「陳水扁路線」,更重要的是為「終極統一」掃除障礙,向中國效犬馬之勞,以取媚胡酋錦濤。這些都可以了解,不可解的是,綠營為什麼也進入陷阱,甚而甘成共犯?

「馬統」祭出最野蠻的「黨國」暴力來對付扁,到目前沒有任何證據可以入罪。攤在眼前的情況是,「馬統」用「政治手法」進行誅殺,綠營卻用「道德╱原則」回應;「馬統」「不按法理出手」,綠營卻巴住「遊戲規則」不放;「馬統」「野蠻」行動盡出,綠營自居「文明」,溫良恭儉讓的一味挨打不喊痛;「馬統」發動「黨國機器」到「抽筋剝皮」地步,綠營坐視旁觀,一邊涼快。「馬統」對付陳水扁的同時就踏破綠營,接著摧毀了綠營的反抗力量。

「馬統」可以先定罪後找證據,沒有證據前就寫好判決書。問題是,陳水扁到目前最大的「把柄」(注意,不是「罪狀」)是「把錢匯到海外」,然而,「馬統」要「把台灣送給中國」;綠營無限上綱扁的「私德」,結果中了「馬統」之計。本土社團聯手出來呼籲「一○二五」遊行,「中社」挺身邀請阿扁同行,不過是用「政治」對抗「政治」,不讓「馬統」獨佔「政治詭計」而已。

「一○二五」大家到頂好商圈,不使「馬統」集團的陰謀得逞!

Friday, October 17, 2008

為何司法不以相同的標準處理國民黨的黨產,宋楚瑜,李慶安,馬英九及陳水扁?

2008-10-16: 戴正德: 大是大非與陳水扁案 (極光電子報)


有誰會說貪污是可以被接受的?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會在這個問題上給予肯定的答覆。人類的道德規範明確的在每一個人的良知裡做了一個印記──人不能貪佔不義之 財。雖然如此,世界上各國貪污的案件卻還是層出無窮,貪污當然不可能是情有可原的,不過,假如一個社會因人而異用不同的標準來判定一個人的舉止行為時,這 個社會就會變成了一個不道德的社會,其判定也就失去了公平性,更應激起人們探討治本之道。台灣一直有很多的貪污事件發生,有的被法院定罪,有的則逃到國外 逍遙自在,有的卻雖然證據確實,明顯無誤,卻也會被判定無罪。在這麼一個沒有公平,缺乏正義的社會裡,大是大非已經喪失。所謂的是非已變成在位者與有權勢 的人玩弄人民視聽的工具。假如公平正義可以因人而異,這個社會就沒有公理的存在了。

陳 水扁洗錢了嗎?我們不知道,我們只能留給司法去調查去判定。假如他把公款放進了自己的口袋,不論一元或萬元,都是不該。不過判定有無不法之行為的偵察單 位,如果會因人而異,也用不同的標準來審查時,社會就應對司法的不公提出抗議、批判且加以修正,否則是非會因公平與正義的喪失而淪為擁有權勢的人的工具, 統治者會說一套做一套,混餚真理愚惑全民。

當一個單純的案件變成一種政治迫害時,司法就不應眛著良心去作權勢者鬥爭異己的工具。在台灣很諷刺的是司法會因媒體中所謂的名嘴之言論或政府的指使而改變 偵查方向與標準,如此還有大是大非嗎?陳水扁果真有不法行為,當應付出代價,但當司法用不同標準來審判,也變成一種政治迫害時,人民的思維就不應隨之起舞 了。

民進黨對陳水扁案件的切割,明顯的在落井下石,自命清高,但陳水扁真的有罪嗎?或媒體上的報導影響了人民的認知未審先判?民進黨中央隨著國民黨的辦案 方向起舞,未免太無情無義了。扁嫂愛玩股票的事又收拿發票報銷國務基要費一事,如果屬實,我們嗤之以鼻。作為第一夫人不去關懷弱勢,卻玩起股票,在歷史上 一定會被批判,而阿扁疼某、驚某的事雖是他們的家務事,不過當上第一夫人卻不能樹立典範,誠為可惜。但另一方面來說,社會必須對國務機要費的性質加以了 解,政府也務必加以釐情。假如蔣介石蔣經國都可以隨意挪用它,為何陳水扁不可以?如果那是總統的特別費,為何馬英九可以把它放進自己的口袋,陳水扁卻要被 定罪?為何司法不能以相同的標準處理國民黨的黨產,宋楚瑜及馬英九…等太多太多的國民黨先前案件?很明顯的陳水扁的案件已是一種國民黨對他,對民進黨,也 是對台灣人民的政治迫害,民進黨不能偏離現實昧著良心,只想切割陳水扁,不向全然喪失的社會公平正義,提出抗議與批判呢?

國民黨退守統治台灣後,對一個家庭趕盡殺絕的迫害事件本都極盡能事加以淹蓋,今天的九流政府卻在拿回政權之後,馬上以整肅貪腐為由,行政治迫害之實,去加 害一個前任總統全家,恐嚇台灣人企圖摧毀台灣人為台灣奉獻的心志,而對國民黨本身的黨產問題,馬英九的特別費...等等卻輕易放過。

國務機要費是否也是一種特別費呢?嚴格來說,國務機要費本有特別費的性質,馬英九都可放進自己的口袋而無罪,陳水扁又何罪之有呢?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公 平正義與真理一喪失,國家就會亂了分寸與方向。人不該厚此薄彼,為了某種目的而加害一個人。民進黨也該自我反省,對一位前主席殘忍的落井下石,這可不是大 是而是大非啊!

(作者為前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

不公平的司法系統是人民的公敵

This video from 2008-10-16: 頭家來開講 [第4節] shows how openly unfair 司法系統 has been since KMT came to Taiwan 60 years ago. KMT's choke hold of 司法系統 has never changed. So long as 司法系統 is allowed to continue its absurdly unjust operation, Taiwan will never be democratic.

video